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追求现金流


安邦,这个在国际舞台上并不知名的中国保险公司,过去18个月已宣布完成了32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如果有谁想更多地了解这个公司,可以访问该公司的网站,在这儿他们会发现一家公司在“愿景”的表述上,竟同时做到了含义隐晦和坚定自信。

在“安邦思维”的标题下,“愿景”宣言下面写着“共赢”。“组织架构”后面的介绍是“扁平”,“人力资源”的描述是“专业”,而“流程系统”则用“简单”一词概括。

如果想进一步了解这家公司,可以向下滚动页面到企业文化的部分,这里用中文及其他四种语言写着,安邦“从水中体悟企业生存之道:‘水’一样自然,与客户、与市场、与社会息息相通;‘水’一样的多变,虚怀若谷,包容万物,即以专业的品质满足客户变化多样的需求……”
虽然安邦的企业思想有些异想天开,但其行动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特点。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安邦从一家在海外没什么名气的公司,成为一波恪守北京方面“走出去”指示的中国企业中最积极的企业之一。就像其他在海外市场上表现活跃的中国企业一样,安邦对目标公司下手果断,提出的现金报价往往令竞争对手无力对抗。
2014年以来,安邦通过高于竞争对手的报价,以19.5亿美元抢购下美国地标性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以16亿美元收购了美国信保人寿保险公司(Fidelity & Guaranty Life),以10亿美元取得韩国保险集团东洋人寿(Tongyang Life)的控股权,还在伦敦购得引人注目的地产,也收购了一些欧洲企业。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葛艺豪(Arthur Kroeber)表示:“过去的几个月中国海外投资的激增非同寻常,且前所未有。”龙洲经讯是一家专门研究中国的研究机构。
据龙洲经讯的数据显示,自1月份以来,中国的海外收购累计达1020亿美元,而去年全年创下的历史新高为1060亿美元。但在中国收购交易的此番激增中,对目标公司而言却存在着矛盾。虽然中国企业的现金报价看起来高到令人无法拒绝,但同时也让人觉得这些出价者仿佛来自外太空,关于它们的信息十分有限。
安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上周,安邦出价65亿美元收购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后,紧接着就向美国酒店经营企业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集团(Starwood Hotels & Resorts)发出132亿美元收购要约。但安邦从未公布过经审计的财务报表,而且既不透露最终所有者的身份,给出所有高管名单,也没有解释旗下越来越多的外国子公司将如何融入其网站上列出的10个业务部门。
(编者按:据报道,万豪国际3月21日与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之间达成一项新协议,在最后时刻反超中国安邦的竞争性报价。另据中国媒体《财新》报道,中国保监会对安邦近期两笔海外并购持明确不支持态度,理由之一指,安邦的境外投资已经碰触了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的监管红线。)
外界认为,该公司神秘的董事长吴小晖(49岁)与中共精英有着紧密的关系,这部分得益于他娶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外孙女。但据英国《金融时报》查阅中外媒体资料了解到的情况,吴小晖从没接受过记者采访。
有时候,安邦躲避聚光灯的愿望几近偏执。据中国报纸《南方周末》报道,《财新》——一家颇受尊敬的中国杂志——曾在2014年刊登过一篇名为《黑马安邦》的调查报道,结果安邦派出员工到街上买光了他们能买到的所有该期杂志。记者请求安邦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公司股东身份、以及公司在2014年后怎样实现如此快速增长等问题置评,安邦的答案都是“无可奉告”。
成立仅12年的安邦曾在2014年震惊中国保险界,通过连续融资,该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将注册资本从120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扩大到620亿元人民币,新增31个投资者。安邦从此被推到了中国保险业的头把交椅上,超过了中国人寿(China Life)和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eople’s Insurance Co of China)等公司,虽然安邦在保费方面远远落后于这些公司。
分析师表示,许多中国竞购者之所以喜欢全现金报价,可能正是与缺乏透明度有关。在西方,收购交易的普遍特征是采用现金加股票报价,这种方式就需要中国企业透露重要股东信息,并对其资产进行彻底说明。
偏右智库、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分析师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中国企业信息披露严重不足,是其常常必须进行全现金报价的原因。与其说现金报价是为了让出价更具吸引力,不如说是为了弥补如下事实——这些公司要么资产水平不够理想,要么无法合理提供资产证明文件。”
对中国企业收购狂潮的更广泛关注,来自于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股狂潮?是受企业实力驱动,还是反映了负债累累的企业在日益放缓的国内市场活力减弱?分析师表示,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企业海外大举投资其实是为了“追求现金流”。
伦敦的一名收购顾问表示:“中国一些大收购方一开始就向我们表示,他们有兴趣购买任何资产——只要它有现金流。”
中国投行交银国际控股(Bocom International Holdings)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北京宽松的货币政策提供了充足的廉价信贷,让那些与银行有着良好关系的公司可以在海外大举投资,进行多元化,减小对国内利润日益减少的业务的依赖。他说:“该策略是向人民币资产以外的资产转移。如果有机会获得廉价流动性来购买海外资产,我想他们会抓住这个机会。”
已有1627家中国国内上市公司(占上市公司总数的58%)公告2015年业绩,其数据显示,它们的命运在2015年明显恶化。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每股平均营收下降至本10年迄今最低水平,从2014年的6.55元人民币下降至5.4元人民币。
此外,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略高于五分之一的中国上市公司公告2015年的现金流为负,约三分之一中国上市公司的负债至少为资产的三倍。
财务状况如此脆弱的不仅限于一心在中国国内发展的公司。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表示,54家在去年进行过海外收购的中国公司的数据显示,许多公司“杠杆很高”。
然而,如果认为中国公司海外投资的唯一动机是追求现金流,或者是担心人民币大幅贬值而进行的资本出逃,将是错误的。支撑这些投资举动的还有清晰的战略思考。
它们的许多投资跟中国崛起为全球性消费大国有关。
在住宅地产领域,上海的绿地集团(Greenland Group)收购了纽约布鲁克林区(Brooklyn) Atlantic Yards楼盘的多数股权,承诺将帮助向富裕的中国移民和投资者出售物业。该项目的一部分已被更名为“太平洋公园”(Pacific Park)。
中国首富王健林旗下的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在其位于马德里、澳大利亚黄金海岸(Gold Coast)、芝加哥和洛杉矶贝弗利山(Beverly Hills)的地产项目上也有类似的计划。
还有一些情况下,中国公司对外投资旨在获得外国技术。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一直在说,他们希望中国领军企业向价值链上方攀登,尤其是在遭受产能过剩之苦的基本大宗商品行业。产能过剩已极度削薄利润率。许多这类投资的规模太小,没能登上媒体头条。
2014年,国有的中国建材(China National Building Materials)收购了生产太阳能电池板所用高级材料的德国企业Avancis。今年,大型国企中国化工(ChemChina)出价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业综合企业先正达(Syngenta),主要是看中了这家瑞士企业的生物科技和农业化学实力。
在对技术和标志性的西方品牌流露出强烈渴望的同时,一些中国企业在收购时也表现出了惊人的速度。大连万达是一家像安邦一样拥有最高层官方人脉的民企。不久前,王健林对中国国企的迟缓笨拙提出了批评。
“国企管理体系缺乏国际标准,而且审批程序冗长,”王健林说。今年,大连万达斥资35亿美元收购了《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和《宿醉》(The Hangover)的出品方、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
但民企是不同的,他补充道。当竞标伦敦一处房地产项目时,他只有一周时间完成交易,否则该资产将进行拍卖,那会导致价格上升。“我迅速做出了投资决定,签订了协议,并在3天内支付了现金,”他说。
但对西方目标公司而言,中国企业的出价可能带来一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股东或许只是希望把公司卖给出价最高者。然而,股东或许会头疼于安邦这样的公司作为所有者能有多持久。他们既无法审查安邦的资产负债表,也无法回答有关安邦业务模式性质或其政治人脉安全程度的问题,因此他们或许会感觉自己不能做出完整的判断。
在汉语中,安邦的意思是“使国家平安稳定”。它的目标公司一定会希望,安邦不要辜负公司名称的含义。
译者/何黎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5564000:2018-06-25 13:4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