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李嘉诚投资西方?


亚洲两大金融中心香港和新加坡的银行家们表示,亚洲企业大亨们正在竭力应对影响他们家族企业财富和福祉持续增长的两大威胁。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多元化投资,减少对步履不稳的中国经济的敞口。第二个问题则更为根本:如何应对“内患”,即家族成员争抢父辈辛苦创建的企业所构成的潜在威胁。
香港各大企业应对这些挑战的方式,简直让亚洲财富管理行业的人士目瞪口呆。亚洲最富裕的投资者之一李嘉诚不断收购外国资产,同时对名下产业进行重组以平稳推进接班规划,而郭氏家族旗下的新鸿基地产(Sun Hung Kai Properties)帝国在经过一场家族权力争斗之后,继承问题开始尘埃落定。
汇丰(HSBC)北亚私人银行业务联席主管凯文•赫伯特(Kevin Herbert)在其位于汇丰大楼的13层办公室里表示:“让这些家族企业的家长们夜不成寐的是下一代的继承问题。我们的客户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地有许多资产,因此规划这种财富变得和资产的开发及管理同样重要。”汇丰大楼由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
他说,尽管亚洲客户天然青睐本地的IPO及投资交易,但他们已经意识到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这些发达市场所能提供的“机遇”。
邓普顿新兴市场集团(Templeton Emerging Markets Group)董事长麦朴思(Mark Mobius)最近在新加坡浮尔顿酒店(Fullerton Hotel)的私人银行业高管晚宴上表示:“李嘉诚或许在出售中国的资产,但他在那里仍有大量的资产。”
与所有聪明的投资者一样,他在进行多元化;他在欧洲、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投资。但中国的增长仍然惊人。
许多财富管理行业内的人士表示,多元化如今已成为不可抗拒的趋势。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驻新加坡的亚洲财富和资产管理业务主管托比•皮特韦(Toby Pittaway)表示:“许多家族正在将资产多元化,减少在亚洲的配置,增加欧洲资产。这种情况是较为多见的,不仅仅是发生在香港或中国内地的少数几个大亨身上。”
这种转移正在加速。他说,鉴于人民币以及中国国内股市前景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的亚洲投资者寻求全球多元化投资的建议。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副院长朱宁表示,特别是,中国家庭正设法将人民币计价资产换成美元资产。许多人用光了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外汇购买额度,于是转向专事国际投资的“互联网融资公司”,这类公司正迅速成为中国新的财富管理平台
朱宁表示:“就货币种类和地理区域来说,中国财富多元化的程度仍然非常低。但市场暴跌动摇了国内许多投资者的信心,他们不再相信监管机构有能力兑现曾经许下的承诺。”
他说,跨国银行正受益于这种资产转移。人们认为中国境内投资乏善可陈,而中国企业家和官员们越来越愿意向香港的美国和瑞士银行付费获得资产配置和海外投资方面的建议。
瑞士联合私立银行(Union Bancaire Privée,简称UBP)的私人银行业务首席执行官龙基利(Michel Longhini)表示,在过去,富裕的亚洲客户在香港、新加坡、中国内地和泰国购买公寓。瑞士联合私立银行最近收购了英国财富管理公司Coutts的亚洲分公司。
他说:“如今,这些客户在西班牙看到了同样的机遇——西班牙正在展开大规模的重建活动。”
瑞士各银行与香港本地客户之间业务繁忙,其中一些客户在40家私人银行开设了账户。
隆巴德•奥迪耶(Lombard Odier)的亚洲业务主管樊尚•迪阿梅尔(Vincent Duhamel)举了一位香港大亨的例子。这位大亨尽管冒了很大的风险,但他在过去30年里创业成功,最近受到该行安全、传统形象的吸引而成为其客户。
迪阿梅尔表示:“我们告诉他,30年来他的资产年均增长30%,我们不可能与他的这种回报率相媲美。但我们可以留出一小部分资产,给他稳定但不会非常高的长期回报。唯一的保证是,30年后我们仍在这里,我们不会让其他任何活动分心。”
亚洲企业倾向于购买南欧国家的房地产而不是投资于大中华地区,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当局越来越不可预测。
花旗私人银行(Citi Private Bank)驻香港的亚洲优选投资主管罗杰•培根(Roger Bacon)表示:“当中国当局开始在市场上干预时,就有太多不可估量的因素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5564000:2018-06-25 13:4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