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该还钱了!五年内新兴市场将有1.6万亿美元债务到期


资料图片:印尼首都雅加达一家货币兑换店的工作人员手中的百元面额美元纸币。REUTERS/Beawiharta

近期新兴市场走稳的迹象可能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未来五年将有高达1.6万亿(兆)美元的到期债务,急剧增长的偿债需求可能引发新的动荡。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一波举债热潮导致今日偿债需求激增,到2020年的每年到期债务较2015年跳升逾1,000亿美元。
在危机后数年中,从非洲各国政府到土耳其的银行业,发展中经济体在硬通货币债券市场中大肆借贷,而美国利率接近于零,也让投资者乐于寻找更高的收益。
但现在,到了还钱的时候。
根据工银标准银行数据,2016-2020年期间有将近1.6万亿美元债务需要偿还,其中企业债占到四分之三以上。
新兴市场债务发行和到期年限的图表(tmsnrt.rs/1Rb4n8S)
到目前为止,由于全球利率处在低点,企业偿债压力相对较轻,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企业债市场违约情况并不算高。但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美国升息,特别是巨量债务的到期,事情可能变得棘手。
“很难从这样的困境中摆脱,其中有两个原因,”瑞银新兴市场研究主管Bhanu Baweja表示。
“其中一个原因是,杠杆水平已经很高,而且正是在可能出现问题的领域:金融与能源领域。但也是因为全球市场变得不如以前那么慷慨。”
许多新兴国家政府的信贷评级最近几个月被下调,还有更多的国家评级可能被下调,这无益于平息投资者的紧张情绪。
能源业可能是一个压力点。原油价格18个月前还高于110美元,今年稍早曾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
“原油与天然气是基本面存在压力的领域,”Babson Capital Management的新兴市场公司债主管Brigitte Posch表示。
她认为,一些规模较小的民间企业将不可避免地必须重组债务,但她警告国营的、半主权企业可能带来更大的问题。
Posch指出,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或墨西哥Pemex之类的半主权企业,占到未来四年将要到期的债券的80%以上。
她表示,如果所在国政府必须支持这些企业,可能给这些政府带来溢出风险。
Baweja估计,未来三年内到期的硬货币债务余额当中,略高于25%是来自能源及材料企业。而金融业债务几乎占到三分之一。
Baweja说,对投资者而言,政府的支持虽令企业债券更加安全,但它倾向于将风险转嫁到国家身上,从而拉高所有其他企业的借贷成本,而金融业看来格外脆弱。
瑞银数据显示,相对于各国的硬货币储备情况,土耳其债务再融资需求总额高居新兴市场之首。匈牙利、印尼、南非及俄罗斯也紧随其后。

**杯子半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警告称,这波借贷风潮的后果之一就是,新兴市场企业增加从市场集资以偿还到期债务。
IMF指出,这个比例已由2005年的不到5%,飙升至2014年的近30%。
债券潜在发行者之间的竞争日趋白热化,近期有多国政府纷纷在伦敦和纽约举行路演,测试投资者对新债的兴趣。
但多数投资者无惧债务违约激增的疑虑,尤其是倘若美元未能持续走强的话;美元在过去两年间升值22%。
他们表示,在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下,投资者将对新兴债券所提供的收益率趋之若鹜。
“我认为恶化的速度并不会就此加快,尤其是如果预期美元的过度反应已经结束的话,这将使得企业(有能力)支付利息,”贝莱德(Blackrock)新兴债券部门主管Sergio Trigo Paz表示。
多数发达国家央行距离收紧政策仍有一段时日,因此全球借贷成本可能继续偏低,况且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仍低于2%,该收益率为多数新兴债券的参考。
“考虑到当前的收益率水平,我认为再融资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违约率可能继续维持低档,”富达国际的基金经理Steve Ellis表示。
但症结可能在于债信品质。
南非标准银行数据显示,未来五年内到期的债券中,垃圾债占34%,另有8%没有评级。债券发行方可能面临着艰巨任务。
“从最高层面而言,我们会说,‘没错,我们需要收益率’,是(发达国家)央行把我们逼到了这个境地,不过我们在实际操作时会更谨慎,”Lombard Odier首席全球策略师Salman Ahmed表示。
“对于我们会把资金投入哪些债券,投资者将愈加了解其中的细微差异,因为盲目追求收益率的时代已经结束。”(完)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5564000:2018-06-21 20:01:06